当“澳洲梦”照进现实最真实的澳洲华人生活现状,

周美魏周美魏 澳洲生活 2023-11-10 321 0

当“澳大利亚梦”照进现实!最真实的澳大利亚华人生活现状

在讲解澳大利亚168,生活着一群媒体聚光灯之外的华人。

他们既不是令人羡慕的富二代,也不是事业有成后隐退的高净值移民。

他们的经济状况和语言水平低于平均水平,在没有父辈old money和社会关系的的加持下,他们仍在迅速变迁的澳大利亚社会中努力生存。

当“澳洲梦”照进现实最真实的澳洲华人生活现状,

今天走进《澳大利亚财经见闻》的,

是三位定居在澳大利亚的普通华人,

他们的故事也让我们了解到,

在社交媒体上充斥的

“人均收入30万澳元”的帖子不仅失真,

而且有毒。

牺牲一代人

第一位接受我们采访的Leo,在墨尔本西区经营着一家小型家装公司。

黑瘦的Leo一身穿着非常朴素,驾驶着一辆上汽集团(SAIC)出口到澳大利亚的面包车,他告诉《澳大利亚财经见闻》记者,自己来自中国江浙一带的农村,做这一行已经10多年,目前和14岁的女儿一起在墨尔本生活。-澳洲华人

澳财记者:“您觉得当人们说起‘澳大利亚华人’的时候,一般都会有一种什么样的印象?”

Leo:“我觉得肯定是有钱人,富二代富三代,一般人肯定是很有钱才出国移民生活的。你看小红书上,都是住大房子开好车,我们这种靠身体赚钱的也不好意思发什么视频,而且也没有时间发,每天工作强度都很高。”

168移民澳大利亚

“我做地板的嘛,我们有实木地板和复合地板,现在很多新盖的大房子,我们去装地板的时候,里面都是很年轻的小夫妻,30几岁的,我们装地板的时候他们就在房间刷手机叫外卖,男人不出去工作的。”

当“澳洲梦”照进现实最真实的澳洲华人生活现状,

澳财记者:“您觉得澳大利亚的生活成本怎么样,最近两年利率上涨,是否对您的生意有影响?”

Leo:“物价肯定比国内高得多,人工成本也是一样,所以我都是自己带着徒弟做。我们(自己和女儿)一直都是租房子,我老婆在国内,以后肯定还是要回去的,在这里语言不通,没有文化,只能多赚点钱,牺牲一代人吧,让孩子有个好起点。”-澳洲华人

澳财记者:“将来回国以后,您对孩子有什么期望吗?”

Leo:“老话说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,女孩子读书不用太好,我再苦几年,把养老送终的钱攒够了,给她嫁妆攒够了,我们就功德圆满了。”

你爸不开宾利

第二位来自河北的Geoff是一位刚刚转业上岗的货车司机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下一代能够在澳大利亚生根,融入本地主流社会。

澳财记者:“您觉得人们对澳大利亚华人的刻板印象是什么?”

Geoff:“我们来澳大利亚差不多5年吧,刚蹲完移民监就遇到疫情,之前工作的窗帘厂倒闭了,后来朋友介绍做物流。我来之前的话觉得澳大利亚特别好,你说无论是食品安全还是空气质量,都比国内好太多,所以早期我的印象是澳大利亚华人都很有钱,没钱谁出来遭洋罪啊?”-澳洲华人

当“澳洲梦”照进现实最真实的澳洲华人生活现状,

澳财记者:“那后来是什么改变了您的看法呢?”

Geoff:“有时候有种被欺骗的感觉,就是表面上澳大利亚社会非常完美,真的,哎呀本地人都特别礼貌友善,但是当你真正去融入的时候,你会发现有很多的隐形门槛……当然我们自己也有原因,比如语言和文化不通,蹦几个单词儿那不叫会英语,你怎么跟当地人交流?所以吧,现在我觉得最困难的就是成为澳大利亚社会的一员,实质意义上的。”-澳洲华人

澳财记者:“您刚才提到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够生根澳大利亚,您的孩子现在喜欢澳大利亚吗?”

Geoff:“喜欢肯定是喜欢,至少比国内的教育要好太多,国内课间那10分钟休息都没有,孩子们从小就近视驼背,这边非常自由。但是吧,还是那句话,外人看都觉得好,自己去融入其实不容易。”

“我们俩(夫妻)在国内条件也还可以,有些积蓄,来澳大利亚以后就把孩子送私校,都觉得贵的肯定错不了……一开始孩子都挺开心,但是后来我感觉啊,融入还是不顺利,我特别记得有一次孩子告诉我说以后在学校门口接就行,不要把车开进去了,后来才发现是孩子觉得丢人了,这件事对我触动特别大。”-澳洲华人

澳财记者:“您是觉得物质条件是阻碍孩子融入的主要障碍吗?”

当“澳洲梦”照进现实最真实的澳洲华人生活现状,

Geoff:“肯定是一大部分,有些家长带头卷,假期包机送全班孩子到新西兰滑雪的,当然这我也只是听说,但我觉着物质条件肯定是交朋友的敲门砖,假期回来,朋友一问,去哪儿玩儿了,哪儿也没去,家里蹲俩月,那你就只有听故事的份儿呗?”-澳洲华人

澳财记者:“那您觉得把孩子送进私校是不是个错误的选择呢?”

Geoff:“我们当时确实把问题想太简单,私校隐形的门槛其实很多,但是我们不后悔,孩子还在不断适应,而且澳大利亚的这些孩子们都非常善良单纯,孩子不会因为你爸不开宾利送你就不和你玩儿,这不会。再说了,把孩子供出来,可能是让后代融入主流社会的唯一道路吧。”-澳洲华人

没有后悔药

最后一位走进我们访谈的是Jenny,Jenny是两个孩子的外婆,在2013年跟着女儿来到澳大利亚,从此定居墨尔本东区。Jenny患有糖尿病和严重的关节炎,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看到孙子和孙女。

澳财记者:“您在出国前和出国后,对澳大利亚还有澳大利亚华人的看法有变化吗?”

Jenny:“就是不知道,感觉就是闭着眼睛就来了,为了孩子,把国内的房子和存款全部换成澳币,那个时候的澳币还是很贵的,都在6和7左右。来了以后,感觉很孤独,那个街道上一个人都看不到,都是车子,有一次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中国人,请她来家里坐,人家说从来不串门就走掉了。说实话,我不喜欢讲解澳大利亚168。”-澳洲华人

澳财记者:“那您是为了女儿才来澳大利亚的吗?”

Jenny:“我女儿很优秀,北外毕业的,我老伴走得早,说我们相依为命不夸张的。后来她在上海工作认识了现在的西人丈夫,就过来澳大利亚了,我想着怕女儿一个人在国外吃苦,就跟着过来了,你想想看,万一婆家都欺负她,她怎么办?”-澳洲华人

当“澳洲梦”照进现实最真实的澳洲华人生活现状,

澳财记者:“这两年的物价上涨了很多,对您的生活影响大吗?”

Jenny:“物价高不高对我生活影响不大的,我这个岁数了,消费很少了。但是我女儿他们压力是很大,我这个女婿是个工程师,收入不错的,一年20多万,但是一直住在大山里,每天开车送孩子上学都要一个多小时,一开始还要送孩子去山里的学校,我说那完蛋了,长大以后跟他一样都是榆木脑袋。”-澳洲华人

“我最生气的就是不准我去他们家里做饭,说油烟大,但是我做了饭么他们也都跟着吃。你说说看,这样子做人以后你在社会上没有路走的呀。”

澳财记者:“那您后悔让女儿来澳大利亚吗?”

Jenny: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,我们华人,再累再苦也要让后代走得更远的。等她真正稳定了,我还是要回中国的,那才是我的家。”

当“澳洲梦”照进现实最真实的澳洲华人生活现状,

在采访的最后,Jenny拖着不太灵光的脚步走向了前往学校的车站,她谢绝了我们再次采访的邀请,说希望今天女婿不再提前把孩子们接走,让自己能够在放学后见到两位可爱的孩子们。

也许就像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的一样,无论是选择“落地生根”还是“落叶归根”,一代代的中国人走向世界,把种子散播在各个角落——“我们有自己的故事可以说,而且一定要把它说得精彩。”

而这些平凡普通的澳大利亚华人,也许才是千千万万个故事中的无名主人公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xx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xx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0发布评论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

  • 昵称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